广东快乐十分直播 > 头痛 >

要说叛贼卷土重来最头疼的还真就莫过于是张温、袁滂和周慎他们

2018-09-11 22:34

  要说叛贼卷土重来,最头疼的还真就莫过于是张温、袁滂和周慎他们,可最高兴的那真就是董卓和李儒了。 此时在董卓的大帐中,“文优,这个韩遂韩文约果然是不负我望,又一次地卷土重来了!只是却没想到的是,他居然把北宫伯玉、李文侯还有边章他们三人都杀了,此人魄力倒是不小!!” 可惜董卓不知道后世的一个词语,要不他一定会说韩遂此人简直是太给力了,没说的。其实杀了北宫伯玉他们三人的事儿,之前汉军一方是不知道的,但这时候韩遂都已带大军来了有几日了,而如今是少了三个重要人物,汉军当然是不可能不知道了,而再稍微调查一下就都清楚了。

  李儒点点头,其实这个倒是在他意料之中的,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没想到韩遂的动作是如此之快,而且是如此地迅速,不得不说这个确实是有两下啊。 “主公,儒猜测,韩文约军中应是有高人相助啊!要不他绝不会如此地雷厉风行,想那韩遂韩文约此人,在凉州已成名数年,但他可是非常小心谨慎之人啊,如此做法却不太符合其人的作风!” “嗯,文优言之有理,可见韩文约军中当有高人相助,如此才能说明,为何此次不太符合其人的作风了!” 别看董卓和韩遂不熟,但毕竟都是土生土长的凉州人,彼此确实都是听说过的,而且也都了解过对方的一些东西。 李儒闻言捋着胡子,眼中精光一闪,低声地说道:“如此甚好,我终于不会寂寞了!” 作为一个谋士,尤其是一个顶级谋士。李儒最高兴的事儿其实不是自己的计策能破敌,或者能让敌人中计什么的。他最得意的是能遇到一个和自己水平相当的对手,或者比自己高的也可以,然后自己最后胜了他们,这才是他作为一个顶级谋士最得意的事儿。

  这些年自己主公的路还是比较顺利的,可自己却没遇到一个好的对手,这个却让李儒一直都很遗憾。无论是在地方还是之后对阵黄巾,再到之前的羌汉叛乱,李儒可以说都没遇到一个什么像样儿的对手。而本来之前以为韩遂和边章,身为凉州名士应该有两下,可结果到了最后,他还是失望了,那么轻易对方就败了,李儒确实对他们再也提不起什么兴趣了。 可今日不同了,李儒能预感出来,也许此次自己遇到了一个不错的对手也说不定,就算是不如自己,但应该也比韩遂他们强,所以人生一世,对手难求啊,他是非常渴望和那位目前还不知道姓名的高人一会的。 “呃,文有你说什么?”董卓不知李儒在那自言自语着什么话,所以向他问道。 “啊,儒刚才是说,有高人好啊,有高人就说明有了挑战,所以不瞒主公说,儒此时正想会他一会!”

  董卓闻言大笑,“哈哈哈,果然不愧为文优,看来如今你这是见猎心喜了,好,好啊!要说这么些年了,文优你还确实是没有遇到什么像样儿的对手,但也许此番会遇到也不一定!” “主公对儒还是了解的,儒确实是如此的想法!本来当初还以为韩遂和边章能给儒些惊喜,但事实却让儒失望透顶啊,但愿此番不会让儒失望吧!” 董卓笑着点了点头,要说他更不惧怕叛贼的强大。而韩遂一方是越强大,那么对董卓就是越有利的,而自己能获得多少利益那可就看韩遂的了。但不管怎么说,韩遂势再大,他也是贼,而董卓一方却是官。所以董卓确实是期望着韩遂那边是越强越好,越厉害越好,千万别让自己和李儒失望才是啊。 说完,李儒和董卓两人相视大笑,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 此时的雒阳,刘宏对旁边的张让说道:“阿父以为,如今朕让凉州刺史马孟起带兵协助张伯慎他们对抗叛贼如何?”

  刘宏已经知道了此时叛贼已卷土重来了,其实他早就想让马超出兵了,但因为马超也早给张让写过信,让他务必在刘宏面前替他周旋,所以之前刘宏的想法却没达成。 而张让虽然不知道马超的用意,但之前他还是帮马超的忙了。而这次刘宏又提了出来,张让自然还是要出手的。要说对张让来说,确实是希望早日把叛贼灭了才好,但之前有张温他们的大胜摆在那儿呢,所以此时他对叛贼更是不那么担心了。贼众虽多,但却终究是贼,黄巾叛贼比羌汉的贼众势更大,但最后还不是灰飞烟灭了吗,那么如今的韩遂依旧会如此的,张让很相信张温董卓他们,相信他们会剿灭叛贼。 还有一点,那就是如今的北宫伯玉、李文侯还有边章他们几个都已经死了,就剩下韩遂他一个人。

  而他的势力确实是大了没错,近十万的大军都是他一人统领,但张让想得也很简单,那就是如今四个人变成了一个人,他觉得这是好事儿啊。因为原来叛贼首领一共是北宫伯玉他们四个,张让这帮人是特别头疼,但你看如今就剩下韩遂一个了,之前四个人都没打过汉军,结果被汉军给打败了,那么如今就只剩了韩遂一个,那么他还能成什么大气候?至少张让他是不相信韩遂能掀起什么太大的风浪来的。 之前第一次刘宏问张让的时候,张让按照马超的意思,说凉州经过北宫伯玉他们抢掠一遍后已经是千疮百孔了,所以如今只能是守,而却不能攻,所以这个还请陛下三思。 结果刘宏一听确实有道理,他虽然也是想马上剿灭叛贼,但是谁知道马超出马就一定能成?

  不知道,而如今的凉州都那样儿了,虽然他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稍微一想,肯定是不好就是了。确实防守都是问题,还谈什么进攻啊,自己早该想到的。所以还是先让百姓好好重建家园吧,别再让他们征战了。不得不说刘宏还真能联想,但实际的情况可比他想得要好多了。 如此一来,听了张让的话后,刘宏最开始的想法就打消了。而且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汉军再也经不起失败了,所以万一马超败了呢,反正刘宏是不想再承受失败了,所以在当时,让马超出兵一事就这么给放了下来。 可今日没想到刘宏又把旧事重提了,他还想让马超这个凉州刺史出兵协助张温他们剿灭叛贼。

  而在刘宏的想法中,此时要是马超和张温他们合作的话,没准就真能把韩遂这叛贼给灭了。 可马超当然是不能让刘宏如愿了,再说了,就算刘宏真下圣旨让他出兵,那么他其实也早已想好了对策去应付刘宏。不过此时倒是还用不到他的那些对策,因为他之前教给张让的那几句话就能把刘宏搞定,此时就要用到了。 “这个,奴婢以为,此事还是不妥啊!”张让缓缓地对刘宏说道。 刘宏听后一皱眉,“阿父,这何以见得?难道朕的想得不对?如果他们真能前后夹击叛贼的话,那应该就能把韩遂此贼彻底剿灭吧!!” 张让闻言则是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把马超之前心中写给他的话和刘宏说了一遍,“陛下可还记得当时前任凉州刺史耿鄙的大败否?”

  说实话,刘宏是特别不喜欢听别人给他说什么打败了,又是什么大败的话。也就是他张让吧,因为他和张让的关系实在是太好了,你说当皇帝的有几个管太监叫阿父的,所以刘宏真是,怎么说呢,他就这么一个人。 虽然不喜欢听,但从张让口中说了出来,刘宏还是点点头,“朕自然记得!” 张让也点点头,“陛下当记得,当时战报所说,因为前任凉州刺史耿鄙误中了韩遂奸计,所以导致凉州军大败,而最后逃得性命的士卒可是不足两成啊!” 刘宏点点头,他自然还记得这个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