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快乐十分直播 > 帕金森病 >

德国急患帕金森综合症

2018-08-16 06:25

  帕金森综合症又称震颤麻痹。震颤是指头及四肢颤动、振摇,麻痹是指肢体某一部分或全部肢体不能自主运动。德国队在昨日的比赛中战术混乱,打法僵硬。正与帕金森综合症的临床表现相同。

  勒夫,2006年德国世界杯时站在克林斯曼身旁的那个中年男人,如今已经成为了驾驭德国战车前行的主要舵手。对于他,本届世界杯前,德国媒体给出的评价是固执。

  从德国队大名单筛选之初,勒夫的一举一动就充满了争议。大名单中老将的踪影几乎绝迹,阿德勒、巴拉克、特雷施、韦斯特曼先后受伤,也没有让勒夫改变主意,他没有从联赛中招入任何一名新球员,一再表示信任现有的球员。克洛泽和波多尔斯基在联赛中表现都非常糟糕,但在国家队中他们享受的是一级待遇。

  但昨晚毁掉德国人盛宴的就是勒夫信任的这两人,先是克洛泽在第37分钟吃到了本场比赛的第二张黄牌,累计红牌被罚下,让德国队过早的陷入了被动。尽管最后,德国人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在第67分钟获得了一粒点球,但这一次轮到波多尔斯基“戏弄”勒夫了,他一脚既无力量又无角度的射门,让德国队彻底输掉了本场比赛。而与此同时,一个尴尬的事实是——这是德国队自1982年以来首次在世界杯中错失点球。

  现在世界杯正在鏖战,显然勒夫没有机会再去对本队的大名单进行调整,不过,在接下来一场又一场的恶战中,勒夫是不是应该考虑给弗雷德里希这样的老家伙一些上场时间呢?

  巴拉克退出之后,谁是德国队的领袖呢?我们曾经天线岁小将厄齐尔会继承他的衣钵,但昨晚与塞尔维亚一战证明,厄齐尔与领袖的距离尚很远。偏软的球风,腼腆的个性都表明他至少不会在本届世界杯上成为带领德国队前进的关键人物。

  不可否认,厄齐尔细腻的技术让现在的这支德国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们不再像以往那样只会猛冲猛吊,开始知道用地面配合去控制对手。但这些对于德国队显然远远不够,德国队现在需要做的是,在保留原有强悍的基础上,进行改变,而非一味的摒弃优势,朝着技术流改变。厄齐尔显然不是这样完美的队员,他的骨子里缺少一种强悍,更谈不上球队的领袖。

  在本场与塞尔维亚的比赛中,当克洛泽被红牌罚下之后,勒夫把厄齐尔顶到了前锋线上,不过关键时刻厄齐尔辜负了勒夫的期望,他还是在按照自己的节奏,习惯性的回到中场拿球。

  抛开厄齐尔,拉姆也是我们心中有望继承巴拉克衣钵、成为德国队新领袖的候选人,但同样拉姆在比赛中,并没有起到领袖的作用。如此尴尬或许会在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困扰德国队。

  尽管美国队是世界杯的常客——作为中北美和加勒比海地区的一支劲旅,他们历史上已经连续参加了五届世界杯决赛圈的较量。但在印象里,人们总会有这样的感觉——美国队距离世界足球的中央舞台很远、很远,他们只是世界杯舞台上的陪衬。

  不过,昨晚随着美国队与斯洛文尼亚队比赛的结束,也许人们的这种刻板印象会发生改变。因为他们的韧劲和作风都表明这支队伍正在向世界足球的主流意识回归。世界杯有一天注定会因为多了这样一个参与者,而变得更加精彩。

  本场比赛,美国队给大家留下的第一个深刻印象就是他们针对性很强的打法,在明知道技术不如斯洛文尼亚的情况下,布拉德利开场后就要求全队加快比赛的节奏,用速度去冲击对手,尽管上半时他们因为自己的疏漏被对手抓住了两次机会,但在下半场他们的这一战术很快就凸显出了威力,并最终扳平了比分,甚至在终场前险些将比分反超。

  另外,本场比赛美国队给人留下的第二个深刻印象是,在比分落后的情况下,他们的韧劲,以及舍我其谁的霸气。进入下半时之后,布拉德利甚至要求两个边卫要大胆的参与进攻,将阵型变成了罕见的424。扳平比分之后,他们仍然不放弃,布拉德利用前锋戈麦斯换下了后卫奥涅乌,继续加强进攻,尽管最终他们没能将比分再次超出,但这种自信和强势,是历史上的美国队不曾有的。

  美国队正在向世界足球的主流靠近,不管本届世界杯他会不会杀进16强,都会成为世界杯不可多得的一笔财富。